欧美成

<progress id="m5d30"><cite id="Is2W0"><ruby id="vL995"></ruby></cite></progress>
欧美成
<menuitem id="T22Oi"><dl id="qU1M1"></dl></menuitem>
<a>&#27431;&#32654;&#97;&#118;&#22269;&#20135;&#97;&#118;&#20122;&#27954;&#97;&#118;&#32508;&#21512;</a><var id="0fXP8"><video id="s742J"></video></var>
<cite id="7f3pw"></cite>
<cite id="3C7dT"><strike id="DDR78"><menuitem id="W7FhJ"></menuitem></strike></cite>
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var id="73bL4"></var>
<cite id="uj3P6"><video id="ro67H"></video></cite><var id="4rgw7"></var>
<var id="1JV5r"><video id="rt215"></video></var><cite id="AiJu9"></cite><var id="st42j"><video id="EByQ8"><thead id="bjJMl"></thead></video></var>
<var id="Avj0x"><video id="82pgc"></video></var>
<cite id="LSbJy"></cite>
<var id="480A1"><strike id="TYTLL"></strike></var><var id="7Eopw"><video id="l7hFd"></video></var>
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审讯野鸡

审讯野鸡 - 审讯野鸡
门猛地被打开了,一个穿着便衣的,两个穿着警服的人沖了进来,看到两个人的样子,都是一愣,妈妈一声尖叫,想跑到床上,可两个连在一起的人,一下都绊倒了,在地上竟然又插了进去,妈妈“啊”的叫了一声,三个员警哈哈的笑了起来。
  

原来这是接到举报来抓赌博的员警,因为事先通知了二叔,谁想表弟非得来这里,没办法,两个人就被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表弟胡乱的穿上了衣服,却没有让妈妈穿衣服,妈妈只好抱着肩膀,光着屁股就出去了。

  酒店的人都以为妈妈是野鸡,肆无忌惮的围观着,议论纷纷:“哎呀,看光屁股穿的丝袜,真不要脸。”

  “毛都露出来了,毛挺厚啊。”

  “看那走道时候屁股扭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去抓妈妈的是派出所的汪所长,就是给二叔通风报信的那个人,社会上也是个半黑半白的人物, 看着这个性感风骚的女人带到了派出所,告诉自己那两个手下去审表弟,他自己亲自来审妈妈。
 
 妈妈还是仅仅穿着丝袜和白色套装的上衣,坐在冰凉的板凳上,冰得屁股冰凉一片,上衣紧紧的裹在一起,长长的双腿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上紧紧地夹在一起,看得汪所长更是心里色欲大发。

  “所长,您让我穿上衣服,行吗?”妈妈看到这个人看来是所长,不由得和汪所长哀求着。她的衣服和胸罩都在汪所长的桌子上扔着。

  “怕羞啊,怕羞别干这事儿啊。这小裤衩,挺性感啊。”汪所长摆弄着妈妈的内裤,按理说,审讯女犯人都应该有女警,但在这里,妈妈也不明白,看见员警都吓坏了,汪所长也横行惯了。

  “性别?”汪所长问过之后,妈妈没有吱声。

  “咋的?说话。”

  “女。”

  “真是女的?”

  “那还能是男的啊?”

  “那可没準,去年抓的那个,冒充女的当野鸡,就专门玩口活,后来有个人非得要真干,扒光了一看是男的,就一顿暴打,这小子一看事情要露,把那男的差点没整死。来,你把腿劈开,让我看看。”汪所长一边写着笔录一边胡乱说着。妈妈又羞又气,头甩到一边没有理他。

  “年龄?”

  “48。”

  “正是如狼似虎的好时候啊。一天不干是不是就难受啊?职业?”
  
“没职业。”妈妈当然不敢说出自己的公司。

  “那就是职业卖的。刚才那男人和你什幺关係?”

  妈妈心里一阵乱转,怎幺说?说认识,还是不认识。说认识可就坏了,索性自己丢点人在这,可不能让老公知道。

  “不认识。”

  “知不知道叫什幺名字?”

     “不知道。”

  “我操,不知道叫啥就上床,挺前卫啊你,你俩在哪儿勾搭上的?”

  “在饭店。”

  “哦,多少钱讲的价钱。”

  “什幺?”

  “我说你多少钱干一下?他给你多少钱?”汪所长心里也挺奇怪,那明明应该是二叔的房间,怎幺变成卖淫的了,再说看这个女的,真不像哪些野鸡。

     “没给钱。”

  “白玩啊,那你这一天也不用閑着了,学雷锋做好事啊,老实交待,那些钱哪里来的。”

  “那是我自己的,他真没给我钱。”妈妈一看二叔给她的五千块钱都在他们这里了,赶紧声明。
  “几点钟进的屋?”

    “十点。”

    “你自己脱的衣服还是他给你脱的。”

    妈妈脸通红的,不说话。
   
“快说,这是审讯,不是和你开玩笑呢。”汪所长大声的喊着。

      “我自己脱的。”

   “那怎幺还穿着丝袜,上衣,怎幺不脱光了。”

 “他变态,非要这幺玩。”

 “有没有吹喇叭?”

      “没有。”

      “真没有?看你这嘴型口活就得好,还能不用?”

       “真没有。”

   “他第一下插进去是什幺姿势?”

    “这不用说吧?”妈妈简直受不了这样的羞辱了。

    “这是必须的,一会儿要和那男的对口供,要是不对,你就看着办。”妈妈以为这是汪所长难为她,其实她没有见过审讯那些野鸡,比这问的还仔细,简直就是意淫的最高境界,所以这里的员警最喜欢就是审讯野鸡。

  “我站着,他从后边进来。”

  “你站起来,我看看样子。”

  妈妈也学乖了,都已经这样了,还怕什幺羞啊。站起来,双手把着边上的桌子,屁股撅起来,“就这样。”

  “哦,动两下,哈哈样子挺骚啊。”看着妈妈前后动了两下屁股,汪所长哈哈大笑。妈妈赶紧坐了回来。

  “干了多少下,换没换姿势。”

     “才没多少时间,你们就进来了。”

  “射精了没有?”

  “没有。”

  “没有?你怎幺不老实?”汪所长起身走到妈妈身边,“站起来。”

  妈妈战战兢兢的站起来,汪所长手一下伸到妈妈阴部,在妈妈刚刚“啊”的叫了一声的时候,他在妈妈湿乎乎的阴部隔着丝袜抠了一把,在鼻子上闻了闻,

      “你这是啥啊?别告诉我这是你的白带。湿这逼样,好像尿了是的。”

  “那……那……”妈妈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幺说好了。一下想起来。“那是我老
公射的。”

  “老公?啥老公啊?是男人不就是你老公吗?”

  “我真老公。”一着急妈妈说了出来。

     汪所长感觉出有点意思来了,“结婚了?”

  “嗯。”妈妈有点后悔这幺说了。

     “几年了?”

   “17年。”

  “有老公怎幺还干这个,你老公知不知道啊?”
  
“我……我……不知道。”妈妈简直不知道该钻到哪个洞里好了。
  
“这要是让你老公来接你出去,你老公脑袋可够绿的了。哈哈!”汪所长好像明白了点什幺。

  “大哥,我求求你了,别跟我老公说,你想怎幺办都行,你罚我款。”妈妈抓住汪所长的衣服,哀求着汪所长,上衣也就散开了衣襟,一对丰满的奶子在胸前晃蕩了出来,妈妈的奶子和白洁的奶子不一样,白洁的奶子圆圆的在胸前挺立,仿佛一个熟透的水蜜桃一样,丝毫没有下坠和鬆弛的感觉;而妈妈的奶子在胸前挺立着,是呈一个弧形向上翘起,晃动得非常利害。

  看见汪所长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胸部,妈妈看到有们,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

        “大哥……求求你了………”柔软的奶子已经蹭到了汪所长穿着半截袖警服的胳膊上,那种软乎乎,颤巍巍的感觉,汪所长哪里还挺得住,手伸上去,捏住了妈妈的奶子

“老实跟大哥说是怎幺回事儿,你要是乖,大哥不难为你。”

  妈妈索性把表弟的事情和汪所长说了,但是没有说二叔的事情,只是说自己有把柄落在表弟的手里。汪所长基本上已经明白了,这事情可能和二叔有关係了,其实他想知道的就是妈妈到底和二叔是什幺关係,怎幺会在二叔的房间里。这时候明白了。

他色迷迷的看着妈妈:“这小子挺会玩啊,穿成这样,真让人受不了啊。”

  妈妈还是那个样子,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站在地上,腿间浓密的阴毛从裤袜中扎了出来。

  “来,跟我到里屋来,跟哥好好玩玩,啥事儿都好办。”汪所长把妈妈领到了他的办公室里,妈妈当然知道这个色迷迷的男人要干什幺。妈妈现在一边想赶紧
把这关渡过去,一边倒是真想认识这个男人,以后什幺事情也有了靠山。

  屋里很简单,只有一张普通办公桌和一排档柜,他让妈妈先坐着,他出去到那两个兄弟的屋子里去安排安排。

  他过去告诉两个值班的先把表弟铐在暖气管子上蹲着,让他俩先去巡逻,那两个人当然明白所长要干什幺,嘻嘻玩笑着就去巡逻了。

     汪所长进屋来,把一套警服扔在桌子上,“你不是喜欢穿衣服玩吗?来,换上这个。”

  妈妈拿起衣服,一看原来是一套女式的警装,下身是到膝盖的裙装,妈妈换上这身警服,上衣扣子也没有扣,黑色笔挺的警装半遮半掩着里面一对雪白丰挺
的奶子,有点小的裙子紧紧的裹着妈妈的屁股,下边露出穿着肉色丝袜的半截小腿和白色的高跟凉鞋,捲曲的长髮在威严的盖帽下垂落在脸颊两侧,更给妈妈性感的妆扮上添加了一份妩媚。

  汪所长拉开自己的裤子,褪下去,坦露出黑黑的向上翘立着的臭肉棒。“来,让哥试试你的口活。”

  妈妈忍着心里的不快,故意扭动着屁股,晃蕩着一对丰满的奶子来到了汪所长面前蹲下。
  一条粗硬的臭肉棒在妈妈面前晃动着,妈妈伸出手握住了这火热的东西,把嘴唇凑上去,一股淡淡的骚臭气,比想像中的腥臊好得多,柔软的嘴唇亲吻在汪所长的龟头上,小小的舌头热乎乎的就从嘴唇间伸出去舔索着龟头敏感的肌肤,慢慢的含进了整个的龟头,又吐出来,小巧的舌尖始终在龟头的周围缠绕、舔索。汪所长站在那里舒服的直哆嗦,手伸到下面去摸索着妈妈的脸蛋。

  妈妈的一只手握着臭肉棒的根部,嘴里含着汪所长的臭肉棒不断的用柔软、红嫩的嘴唇前后套弄着,伴随着一点点地深入,妈妈的两手变成把着汪所长的屁股,妈妈的眼前就是汪所长黑糊糊的阴毛,每次吞入的时候,臭肉棒已经深深地插到了妈妈的喉咙里,嘴唇已经快亲吻到了汪所长的阴毛。妈妈的嘴里已经有了很多的口水,来回的动作中不断发出亲吻一样的声音,口水顺着妈妈的嘴角不断的流下来。
\
  为了快一点让汪所长射精,妈妈不断的快速的用嘴唇套弄着,虽然妈妈很少给人吹喇叭,可她想,男人要射精,那就得好像是逼一样的来回弄,所以她儘量的张开嘴,不管嘴唇都有点发木了,还是快速的吞吐着,她已经感觉嘴里的臭肉棒开始变硬,臭肉棒下边的输精管已经硬了起来,汪所长也开始不断的喘粗气,她正要加快速度让汪所长射出来的时候,汪所长却一下把臭肉棒拔了出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坐在了椅子上,让妈妈站在他旁边撅着屁股给他吹喇叭。

  妈妈心里歎了口气,男人的东西一见了风,那就前功尽弃了,妈妈动了动已经有点发麻的嘴唇,弯下腰去,亲了亲直挺挺的朝上立着的臭肉棒,手扶着汪所长的大腿,把那东西深深的含进了嘴里,想起男人们每次深深插到自己身体里的时候都会很快就射精,于是她也尽力的把臭肉棒向嘴里含,顶在喉咙的地方痒痒的,再使劲进了喉咙里,反而不那幺难受了。
  

这样,妈妈就每次都深深地把龟头吞进喉咙里,吐出的时候,嘴唇紧紧地吮吸着从根部一直到龟头,爽得汪所长不断的张着嘴大喘气。一只手两下卷起妈妈的警裙,手隔着丝袜玩弄着妈妈湿漉漉黏糊糊的阴部,另一只手伸下去摆弄着妈妈垂蕩着的一对奶子。

  很快妈妈就感觉到了汪所长要射精的感觉,在汪所长不断的克制下,一点点的稀薄的精液已经从龟头上流出,妈妈快速的来了两下,伴随着鼻音的哼声,刚刚将臭肉棒深深的含进嘴里,就感觉到了臭肉棒一跳,妈妈赶紧要抬头,汪所长已经一下按住了她的头,龟头顺势顶进了喉咙里,一股热乎乎的精液喷射到了妈妈嗓子眼儿里。
  

妈妈挣扎着想抬头,她呼吸的时候能感觉嗓子眼儿里的精液伴随着呼吸呼噜呼噜的往肚子里去,等汪所长放开妈妈的时候,妈妈抬起头,眼睛里都流出了眼泪,嘴角残留出一股乳白色稀薄的精液和着妈妈的口水流了出来。
  
妈妈回头连着干哕了两下,那些黏糊糊的精液仿佛还粘在食道和嗓子眼儿里,嘴里也是黏糊糊的感觉。

  汪所长把妈妈搂过去,让她坐在怀里,手一边玩弄着奶子,一边说:“你这功夫真好啊,舒服死我了,以后放心啥事儿就找大哥,大哥有不好使的,你骂我,那个小崽子,交给我,他肯定不敢再找你,放心。”

  一身警服的妈妈没有说话,手搂着男人的脖子,忽然感觉自己刚才虽然是给汪所长吹喇叭,但是却也有挺强烈的快感,下身好像都快湿透了。

  “我想回家了。哥。”妈妈温柔的和汪所长说。

  “我送你,以后你就比我亲妹子还亲。”汪所长起身去拿妈妈的衣服。

  妈妈看着这个好色的男人,心想你亲妹子能给你吹喇叭啊。

  妈妈终于穿好了自己久违的衣服,虽然下身黏糊糊的难受,毕竟穿的整齐了。任由汪所长搂着自己的腰,坐上派出所的吉普车回家去了。

  到了门口,自然是被汪所长一顿轻薄,竟然不怕自己刚吹喇叭过,一顿热吻,功夫还不错,亲得妈妈的舌头都快开花了。就差没在车上干一次了。

  留下了电话,衣衫不整、浑身发软的妈妈才上楼回家,爸爸果然还在打麻将没有回来。妈妈脱光衣服,简单洗了洗,一头扎在床上睡了。

欧美成
<progress id="m5d30"><cite id="Is2W0"><ruby id="vL995"></ruby></cite></progress>
欧美成
<menuitem id="T22Oi"><dl id="qU1M1"></dl></menuitem>
<a>&#27431;&#32654;&#97;&#118;&#22269;&#20135;&#97;&#118;&#20122;&#27954;&#97;&#118;&#32508;&#21512;</a><var id="0fXP8"><video id="s742J"></video></var>
<cite id="7f3pw"></cite>
<cite id="3C7dT"><strike id="DDR78"><menuitem id="W7FhJ"></menuitem></strike></cite>
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var id="73bL4"></var>
<cite id="uj3P6"><video id="ro67H"></video></cite><var id="4rgw7"></var>
<var id="1JV5r"><video id="rt215"></video></var><cite id="AiJu9"></cite><var id="st42j"><video id="EByQ8"><thead id="bjJMl"></thead></video></var>
<var id="Avj0x"><video id="82pgc"></video></var>
<cite id="LSbJy"></cite>
<var id="480A1"><strike id="TYTLL"></strike></var><var id="7Eopw"><video id="l7hFd"></video></var>